昨天是我們最後一堂的攝影課(目前我在台北學多媒體),我們早上因為大家

除了怡欣(我同學)以外其他人都沒能交出攝影作業,所以老師只好也上上課

充個場面,介紹了一些有關虛擬攝影棚的東西;下午我們撘了計程車到內

湖去參觀剪接室,老師替我們實際解說器材,也和公司的經理進行了一小

段的會談,我們参觀結束後各自離開,老師則是要順道回他公司,我和怡

欣一起等車,在公車站時怡欣向一個在等車的女生幫我問要坐哪班車才可

以回松山車站,那女生看起來蠻年輕的,很熱心的和我們說了一大堆有關

她等車的遭遇,不過感覺起來她是過於熱心了,隱約中也不難發現她好像

有點..怪怪的說不出是什麼樣子,也許是身心障礙之類的吧..但我被她的

熱心吸引住了..說不出為什麼她讓我感覺很特別..也許是因為她的單純吧

..恩..沒錯..就是單純..而且給我毫無顧忌直接的感覺..那似乎是我一直

沒有辦法達到的境界,也許是心理的一種反轉移吧..我想到自己的不直接

..總是不亂開口說話..也很少第一時間就把想說的話說出來..有想太多的

傾向..講到這裡又想到,當這位女生正滔滔不絕的向怡欣說她今天等車有

多不順等事..怡欣和她應付了幾句後就轉頭和我使了個眼神(當時下雨她用

雨傘擋住)..似乎覺得這個人怎麼怪怪的,只是問個問題她怎麼就滔滔不絕的

說了那麼多有關她自己的事;怡欣等的車隨後就來了,怡欣走了後我試圖去

和這位陌生人聊天,他仍然和我說了一堆她每天等車的經歷,我試著回

應,但是當我轉移話題說了:「這附近好像都是科技有關的公司時,她沒

什麼反應,我其實有點想問她說她在哪工作的,但是不知為什麼..也許是氣

氛不對所以也沒問了..只好繼續和她亂哈拉..我一直在觀察她~~隱約的覺得

她的眼神有時會很快的閃動~~似乎很怕被看出什麼似的~~也許只是我想太

多了..也許她是真的想隱瞞些什麼~~上車後我就沒和她聊了..我不知道自己

以什麼立場和她聊天..也有點莫名的擔心和她聊天她的言行會引起旁人注意..

只好看著被雨淋濕的玻璃聽著水晶音樂..直到下車前我有機會看到她一眼..

那時她又正好好心的向別人回答公車路線問題..我沒來的及和她一起下車..

不過恰巧的我在公車上和下車後的她竟恰巧的對視..她沒有反應..我竟然連

手都沒揮~~等我下車後她人也不見了..這是這場巧遇的結束..我像是看完電

影後的人們一樣..心情仍然停留在當時的畫面..我試圖尋找一些意義,但是意

義已經瞬間消失..一頁平凡人的平凡寫真

etbeer8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