嗯   缺水的時候就要灌水啦   把以前砸們反攻大隊的文章重新收藏在部落格是必須的!!

 
離開大學生活沒多久,突然想起以前的生活覺得真是荒唐

還記得以前剛進大學時,我很認真的問學長想知道大學的考試要怎麼準備,學長告訴我:「唉..你前一天念就行了」,我那時剛進大學玩心很重,聽到學長這一番話覺得放心許多(雖然心中有些許的懷疑但是聽到只要前一天準備這句話,就足以讓我忘了還有考試這回事),還記得那時候我心理學的考試還真的前一天晚上才來準備,翻書不到多久我馬上驚醒過來:「這麼多怎麼唸啊」..於是之後我成為班上少數幾個心理學不及格的一員..經過這次考試後,我才發現筆記的重要,因為我根本沒有記筆記的習慣..

大一時因為矯正牙齒,醫生規定我每天要帶14個小時以上的矯正用頭套(兩個勾子勾在嘴巴兩側,戴上去的感覺像是變成了科學怪人似的,所以都不敢帶去學校上課),這是我痛苦的開始,因為這讓我變成一天只有8小時不到的時間可以在學校活動,扣掉每天平均四小時的課和午餐一小時,我每天剩3小時不到或更少的時間可以來利用,別說是參加社團..連和同學出去玩都有所限制,醫生說我若配合的好這樣的日子就能縮短一些..所以..我決定一沒事我就回宿舍耍自閉,大一的甚至比高中的我還慘,除了不用每天看書以外,我幾乎是用電動遊戲來麻木自己,我很討厭不自由的感覺,那讓我很不像我..而頭套戴到大二上學期結束後終於解脫了,所以我說我大學只有兩年半而已,大一過的實在是頹廢荒唐沒目標..

不過一直覺得很好笑的一件事是我和我的死黨們重新詮釋了「反攻」這個詞彙..說到我們這幾個同學,都是不怎麼用功型的同學,大家都喜歡臨時抱佛腳的K書方式,但是大家又很草莓,一發現書唸不完時我們就開始「自爆」,應該說是「自暴」自棄,大家就相約要去打籃球,可是,每每我們一去球場就耗了許久時間,一回圖書館,大家又累個半死,死的死、逃的逃,最後呈現鳥獸散的情況,可想而知,我們的成績一定是慘鴉鴉..後來我們更是發明了一句話:「沒有期中(考)的墮落,哪來期末的反攻」,這句話後來變成我們奉行的圭臬,這可以算是我們自我安慰的最佳左右銘,我們在考前常會以言語舒壓,比如我們會互問對方看完了沒,我們都會回答:「(我)看..完(蛋)了」,不然就是我們會互問:「社會學你唸過幾次了」,我們就會回答類似:「唸過3次了啊,社會學、社會學、社會學,還可以唸更多次一點啊!」,這些都是我們考試時必備的玩笑話,這也是「反攻」這兩個字的由來,這「反攻」兩個字通用於任何狀況,在期中考考差後我們可以互相安慰:「期末考反攻就好了」,而在期末考也考差時我們就說:「那下學年再反攻就好了」,以此類推..我們稱自己叫做「反攻大隊

隨著畢業反攻大隊的落幕,大家也都迎向各自的新生活,有人開始找工作、有人延畢、有人要考研究所、而我目前是在等當兵,我一直覺得自己最滿意的日子是大四,在自由中我發現了人們本有的創作天賦,也讓我找到了生活與精神的重心,大一到大四的日子對我的確是個歷練,每一刻都是..

 

etbeer8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neuron
  • 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好險呢
    幾乎每科都低空掠過= =
  • 分
  • 士欽的臉也太驚訝了!!!
  • scotthsu
  • 社會學...恩...終於考"完"了...
    BTW, 我很喜歡"反攻" & "衝了阿"...
  • etbeer822
  • to回應的大家

    學校可以反攻

    人生可不能反攻啊

    未來大家要更拼了!

    反攻大隊萬歲!


    大家共勉之